忍者ブログ
  • 2018.0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018.03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02/22 15:55 】 |
[花秀]唯心主义世界
唯心主义世界


*结局捏造,全员存活,不适者慎
*CP是花秀,BG注意BG。不过其实更秀花吧……
*OOC神马的……可以接受的就请往下吧。


『这个世界……是灰色的。』
如同常年笼罩着大地,挥散不去的阴云,如同陌生人的冷漠,明灭不定的枯灯——

吴邪他们从云南回来,三个人,胳膊,腿,脑袋都在。
解语花二话没说,立即在本市人气最高的“深巷酒家”定了一桌最高规格的酒菜。
“怎么不是本市最好的星级酒店啊小花你忒小气。”
“就是啊就是,也太不给胖爷我面子了吧!”
“吴邪王胖子你俩不知道这家店的好就闭嘴。”
“你们别吵啦,吃吧!”
他们笑骂着,一杯又一杯黄汤下肚,不醉不休。

霍秀秀赶到小饭店的时候只有张起灵还算清醒,她避开满地酒瓶子小心翼翼地走进包厢,面对着超出预想的惨状倒吸一口冷气。
账是他们俩结的,张起灵还帮她拦了辆出租,绅士地替她把醉得人事不省的解语花丢到了车上。
“谢谢。”
她下意识地道谢,对方只是点点头,转身又扛起了胖子潘子丢进另一辆车。
秀秀看看那边看不出醉意的张起灵又看看醉得瘫在一边咿咿呀呀迷糊着练嗓子的解语花,忍不住掩着嘴笑,轻声向司机报出解语花家的地址。
“可别让他吐车上啊。”司机好像很担心这个,一边提醒着一边发动了车。
“哎,”霍秀秀应着,“我看着他呢。”
她觉得很平和。

以前也曾有过这样平和安稳的日子,那时候他们都还小,吴邪还是什么都会玩一点的孩子王,解语花还是跟着大人学唱花旦和青衣的“女孩子”,霍秀秀也不过是个家里管教略严的大家闺秀。
那时候的烦恼也不过是压岁钱被大人没收啦,放炮仗被火星儿烫到手,打雪仗滑了一跤新衣服弄脏了什么的。秀秀至今想起小花吴邪和她满脸冰渣渣的蠢样,都会笑得缩起来。
可是孩子都是要长大的,小时候的世界碎得就像万花筒。
小花长成了个俊秀的男孩子,眼神一天比一天清冷;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已经很久很久没再偷溜去戏园子听小花练习;吴邪……吴邪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吴邪就从他们的小世界里消失了。
这让霍秀秀感到惶恐。
于是她开始变本加厉地粘着小花,就算奶奶严厉地斥责她“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也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直到某天,解家少爷也受不了她的跟踪狂式盯梢了,调侃她“霍大小姐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结果霍秀秀哇的一声就哭了。
解语花顿时手足无措,一边结巴着劝她还一边挨着她劈头盖脸的打。好不容易劝停了,解家小爷也已经鼻青脸肿的,哪里还看得出小时候是当女孩子养的娃。
“……好啦,再哭可就不漂亮了哦。”
听着小时候也曾听过的熟悉话语,接过解语花随身带着的印花手帕,霍秀秀大大地擤了个鼻涕。
“人家就是喜欢你还不成嘛。”
这就是告白了吧,伴着鼻音,鼻涕和鼻血的告白。

打那以后他们似乎就一直在一起了,过年时偶尔听到吴邪的消息,也没再像以往那样患得患失,只是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再见到吴小爷可一定要整他一把,还逼着小花也拉勾上吊一百年不骗人,骗人是小狗。
还记得小花那时候笑着说她怎么还这么孩子气,而她咬了他的手臂一口,得意地说自己本来就还是孩子嘛。

其实就算张起灵不帮忙霍秀秀也是有办法吧解语花拖上出租车的,就像现在,她有办法把解语花从车上拖进房子里一样。
她先是把解少爷丢在玄关,扒了外套摸钱包,先把她垫的钱拿回来再说;后又把他的外套整整齐齐挂好,往他钟爱的粉色衬衫上不清不重地踹了几脚……当然是连人一起。
见他还没醒,残暴的霍秀秀小姐干脆从卫生间打了盆水当头浇下去——解语花终于一边咳嗽一边醒来了,看着霍小姐的眼神既愤怒又无奈。
“醒了?”
秀秀轻笑着丢开脸盆,毫不介意地上的水渍地蹲在湿漉漉水灵灵的小花身边。
“今天你可醉得厉害,家里有药吗,我帮你拿?”
“不敢劳烦大小姐您。”
解语花皱着眉撩了一把湿透的头发,起身自己去找药。
霍秀秀也跳起来帮他倒水,一杯滚烫的热茶不兑冷水,堵得解语花直皱眉。
“……大小姐,我又哪里惹着你了?”
大小姐挑眉不答话。

解语花好容易才就着那杯茶喝下醒酒药,霍秀秀又猛地扑到他背上,差点使他脸部着地。
“我湿着呢!”
他扯下领带扔在茶几上,又把秀秀从身上扒拉下来。
“秀秀,你要杀要剐也给我个痛快的。”
“既然你这么要求……”
霍秀秀眼睛眨了眨,“好。”
她一拳抽在解语花的下巴上,乘他站不稳时,推——用全身的体重把他死掼在那张长沙发里。
“解语花,你可高兴?”用的是你可知罪的语气。
解语花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她问的不是“你可知罪”,笑着说我怎么会不高兴呢的时候被她掐住了脖子。
“说——谎——是——小——狗!”
“……汪。”
谎言轻易地被看穿,解语花只好苦笑着,像小时候那样学了声狗叫。
脖子上的力道渐松,他才开口。
“他们……都不高兴。”
“哪有人劫后余生还不高兴的呢?”
“可是他们原本不用遇到那种事,吴邪也是,原本不用去冒险……”
“才没有人劫后余生还不高兴的呢!”
霍秀秀瞪着解语花,像是在用眼神说“你很蠢”似的。
“……恩。”
解语花只会在霍秀秀面前示弱。
“依我看呀,他们只是因为刚回来太累了。”秀秀说,“为了给他们提神,我们就告诉他们一个今天好消息吧。”
大小姐的唯心主义论。解语花心想。
“……就告诉他们,我要结婚了,都给我送红包来!——怎么样?”
大小姐的任性……咦。
“谁、谁结婚?”解语花结巴道。
“我呀。”霍秀秀指自己。
“跟谁?”
“你。”她的手指快戳到解语花的鼻子尖。
“我怎么不知道?!!!!”一声大吼简直要把房顶掀翻,霍秀秀却轻巧地从解语花身上跳下来,“惊喜嘛,怎么样,开心吗?开心了吧?”
看着她的笑靥解语花也只有笑。
“真是败给你了……”
“你从来就没赢过我,除了唱戏。”
霍秀秀得意地点点头,跑到阳台猛地拉开窗帘,“小花,你看!”
万家灯火,明月高悬。
“什么?”
“世界,是彩色的唷!”

Fin
PR
【2010/12/24 04:51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爱由心起 | ホーム |
有り難いご意見
無題
开番外来个酒后乱性嘛><【喂
【2010/12/29 15:36】| | 啊信 #8d299d7388 [ 編集 ]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虎カム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