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8.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2018.12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11/15 00:29 】 |
爱由心起
爱由心起

该篇文作为 @暮樱 的原创狱警文的二次创作同人存在,已获得她本人的同意。里面的角色同样没有名字,CP……嗯是厨师X大队长……就不要在意为什么是厨师和大队啦……。半夜头脑混乱写的,里面的BUG、中二、细节、OOC什么的都请不要太在意了……?最重要的是请不要代入现实,该同人内容纯属虚构。

p.s。阿暮我爱你哟w




大队在这座监狱已经是老资格了,那个导致天朝近半女性人口陆续入狱的事件发生以前他就已经在这座监狱做了狱警,想来,他被提拔为大队长也就是那些姑娘家大规模入狱时间前后的事。
那时候监狱长再三向他强调过这些姑娘的顽劣,说她们如何如何不把入狱当成一回事。他倒还挺同情这些年轻的姑娘们的,觉得她们就是年轻,不懂事,没经验,多教教就好。
“你……唉。大队,好好做。”
监狱长无奈地摇头,拍着他的肩一副都交给他了的模样。而他也笑着保证绝对完成组织上交代的任务,还敬了个礼——不知怎么的就引起了一片低声的惊叫。
那时候他是真心以为自己能和这些姑娘们交上朋友,让她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好好做人的。遗憾的是隔天巡房的时候,他不慎发现了其中一位姑娘没收好的,主角是他和监狱长的少儿不宜草图。

说起来,她们入狱的罪名是……?

大队就这么着开始了比以往清闲,却痛苦得多的监狱新生活。

“……这些都写的、画的是什么玩意!”
这天之内大队摔书的频率已经达到每7、8分钟就有一次了,而他帅的还都是同一本书——唔,书名少儿不宜、封面少儿不宜、内容少儿不宜,更甚的是这竟然还是一本没有正规刊号的非法出版物——大队今天上午巡房刚刚缴获的战利品之一。
“……哼。”
大队摔完书,又皱着眉捡起来,翻回刚刚在看的那一页。
这本书就是他从作者手里收缴回来的,据说是样刊,还在修订中。文笔尚佳,情节流畅,要不是黄色小说,而且还配着为数众多的黄色插图他根本挑不出刺来。
不、不,要说挑刺的话……
他又一次摔了书,“凭什么我是下面那个啊!!!”
“喊什么呢!帮忙开下门。”
他刚把可怜的书再一次捡起来,办公室外面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人声,大队忙屁颠屁颠去开门,谁叫外面来的那个人是他除了监狱长以外最尊敬的人呢?
除了他以外,可没有人做得出那么好吃的草莓点心了。
“怎么连点大队样子都没有,你这样怎么领导全队?”
厨师端着烤盘,一边说教着一边挪进来,而大队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他盯着烤盘,瞪大了双眼。
“好香,这是……草莓塔?泡芙?不对,混合的?”
“你这大男人对甜点还真清楚啊?”厨师笑了,把烤盘放在大队的办公桌上,“说,休假的时候都跑了几家甜品店?”
“……谁去了啊,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大队对厨师的话嗤之以鼻,眼睛却还盯着那几个泡芙看,采用的是偷瞄的方法,时不时瞄上一眼。
“吃吧,不烫的。”厨师看着他这么副样子也实在好笑,一个大老爷们,偏偏喜欢吃甜点,还是草莓的。每次他拉不下脸一个人去甜品店的时候就会拖上厨师一起,嘴里还常常欲盖弥彰地说什么“试吃、试吃”,“回去自己也做做看”。哪儿啊,明明都是他在做。

只是转眼间的工夫烤盘上孤零零的两三个甜点就已经被大队一扫而空,而看他意犹未尽的样子,厨师不由笑道,“还要吗?”
“你还有?”被甜点勾起馋虫的大队比刚刚还没有个领导样子,“咳,如果你想让我吃,也不是不行啦……”
“嗯……也不是非要你吃不可啦。”厨师笑得有几分阴险,“只不过剩下的是拿来贿赂你的,用甜点交换今天你收去的书,怎么样?”
“你!”大队顿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和她们勾搭在一起的!”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我只是觉得那几个姑娘有些可怜才来帮她们说说情罢了。”
“你是看谁可怜都会帮啊?什么时候这么好心……”大队蹙起了眉,他没收的东西都是在下一个季度的休假前归还,这个规则,应该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今天上午才没收,那几个姑娘不惜用上贿赂的手段也要急着要回去……这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行,我们可是公职人员,怎么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况且我没收的这些东西都是对精神文明不好……”
大队忍耐着吃不到甜点的遗憾,挥了挥手以示拒绝——
“得了吧,你还真以为这里是精神病院?”
没想到厨师笑弯了腰。
“大家都是成年人,看点色情书籍有什么。你难不成以为自己肩负着拯救世界的重任吗?”
“我……”大队语塞,的确,将监狱中的犯人导向正途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但他毕竟不是小孩子,这种说出去只会惹人发笑的理想他早就埋藏在了心底——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被人这样点出来,竟然会是能让他说不出话来的难堪。
“那、那又怎样……”他努力控制自己发抖的嘴唇,愤怒,委屈,“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行吗!!”
——迎向厨师的目光。
“哈。不会啊,我就是最喜欢你这一点了哟?”
没想到,厨师却是微微笑着,温柔地。
仿佛刚刚他所说的都是大队的幻觉一样。
“啊?”
大队以为自己听说,不想厨师几步便走近他的身前,几乎与他面贴面。
“我是说啊,我非常喜欢大队你天真的样子。比如……”
厨师的手擦过腰间,大队一抖,嘴唇边上好像碰到了什么,又或许是被什么碰了。湿湿的,柔软而且温暖。
“那么我先走了。多谢款待。”
要说款待……不该是他说么?
大队抖着手抹了了摸唇边,看着少许残留的草莓奶油,脸涨成了差不多的粉红色。
“臭、臭厨师!竟然没把烤盘带走,难道要我送过去吗!!”

对于或许可能被吻了的事他只字不提。

大队是如此的慌乱,以至于在几天以后他才得知那本书已经被物归原主,并修订完毕,打上了“厨师X大队 激热爱”的字样在监狱内部悄悄贩卖。
“这种事可以吗!可以吗!!成何体统!!”
“怎么不可以了?言论自由嘛。”
负责拦住他的是早就收到了样刊的满脸笑容的厨师和整整一本的手抄草莓食谱。
“你就别管她们了,你要不要看看这一本食谱呢?这可是姑娘们对你的爱哟。”
“哼,”大队怒视着厨师,手却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高兴得放过她们吗?笨——蛋。”

fin
PR
【2011/01/10 03:55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家三】夜路 | ホーム | [花秀]唯心主义世界>>
有り難いご意見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虎カム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