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8.07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2018.09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08/21 01:48 】 |
【家三】夜路
【家三】夜路
现paro,高中时期设定。CP是家三。隐苍红。或许还有一点点濑户内。kan生日快乐哟!虽然是这么呃……少女、呃……言情、呃……OOC的文……还是请收下……。想要给家三的砂糖,全部在里面啦!(<ゝω·)~☆


  “三成你饿不饿?”
  大冬天的,一开口就带出一片白气,仿佛连看人的眼神也带着寒意了。家康在三成的瞪视下抖了抖,讨好般地从裤袋里摸出一颗奶糖塞进他的手心里。
  三成哭笑不得地看着那颗糖,最终还是将它剥开塞进了嘴里。
  微化的奶糖带着丝丝甜意,虽然不可能真的填饱肚子,但依旧让人感觉到了些许的温暖。
  “笨蛋。”三成又瞪了家康一眼,却被捏了捏因为含着糖而鼓起来的脸颊。
  “别碰。”
  “走吧,回家。”

  那条他们回家必经的小路的路灯在前段时间坏了几盏,至今也没人来修。路上光影斑驳,家康每次在走过那片黑暗区域的时候都喜欢捉住身边三成的手,假装他怕黑。而三成往往象征性地挣几下,不然就别过脸不去看他——虽然在这么黑的情况下家康也看不见——等又走到有路灯照明的地方,家康就会笑嘻嘻地用另一只手把三成的脸一点点温柔地扳回来,蹭蹭鼻尖、亲亲脸蛋,用一切可以表达亲昵的手段,让这段小路温暖起来。

  家康真是笨蛋啊成了三成心里想的最多也是说出口最多的话,都快成了口头禅。
  明明因为社团活动要留到这么晚的人就只是他而已,而家康那个笨蛋却每次都蹲坐在校门口的便利商店外等他,骂都骂不走,说什么都要和三成一起回家。不仅如此,家康还经常准备了些小玩意给三成,有时候是限定的红豆包,有时候是草莓味的棒棒糖,也有的时候就像这样是一颗可怜兮兮的奶糖,有着温暖的味道。
  这全部都是三成所喜爱的。
  同样是剑道部的伊达政宗就曾经打趣过他,说要是幸村那小子能有家康一半细心他都满足啦。但三成知道政宗说的是假话,因为每次看到幸村在校门口对政宗挥吃完团子剩下的竹签政宗都会很欢喜地跑过去,就像家康看见他那样。
  事实上三成也觉得,就算家康每天只给他一张糖纸他也是会很开心的。
可是家康又是怎样呢?
  三成也想为家康做点什么,可是家康需要什么呢?
  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去问别人,当然家康也不能问。不然他一定会给一个很蠢的答案或者笑着搪塞过去。
  三成告诉自己这是要给家康的惊喜。
  那么,是什么呢?
  肉包子、三明治什么的吃食太普通了,自然不在计划内;新的运动腕表?三成想起家康一直很珍惜地使用着的旧手表也打消了这个念头。至于衣服,家康这种超市打折销售时赠送的文化衫都会拿来穿的家伙送他衣服有意义吗?球鞋,前不久他才用打工的薪水换了双新的,虽然不是名牌,但据说穿起来很舒适。
  三成想不出该送家康什么好了,他似乎已经什么都有了。他什么都不缺。

  “……那么,就送他钱好了?”
  损友毛利元就慢条斯理地吃着长曾我部元亲上贡的金枪鱼卷,未来的恶德大律师提出了一个会让普通人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来面对的建议。
  三成接受了这个建议,仔细想了想家康可能会有的反应后还是遗憾地摇头,“不行,他会想太多的。”
  “哦。”
  元就冷淡地应了一声,忽然“嘭”地一声合上了面前的六法全书,很是把三成吓了一跳。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为他想这么多干嘛?”
  “我、我想让他开心……”
  “他不也是这么想的么?可你现在开心么?脸都皱成苦瓜了。好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结果是会让他高兴也好痛苦也罢,总而言之别摆着这张残念的脸给我看!”
  一席话虽不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倒也是点明了一条道路。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当然不会是让家康痛苦的吧。

  这天傍晚三成结束练习的动作比以往都要利索,家康也是早早就在门口等着了,手里还托着什么东西。
  走近了看才知道是一块蛋糕,精致的奶油围绕着新鲜的草莓,衬着家康在寒风中冻得微红的鼻尖和看上去就像待命中的大型犬一样的笑容,让三成不禁失神。
  “这是……什么?”
  “蛋糕呀,你喜欢的吧。”
  “我是问怎么。”
  “前几天,三成你好像有点心事,心情不好吧?吃了蛋糕让心情好起来吧!虽然是冷的……呃,要不要我去买杯热饮?”
  啊啊,原来被发现了。这也是当然,三成本来就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过。
  “你是笨蛋啊?”
  几乎成为口头禅,如同咒语一般的、话语,脱口而出。
  三成捧住家康的脸用力揉搓,也不管是鼻子还是脸颊,用仿佛要将家康的脸蹭掉一层皮般的气势。
  “少给我做多余的事!!明明、明明就是我先决定要给你惊喜的啊,还是被你抢先了是怎么样!”
  光是揉脸还不解气,三成捧着家康被揉慒了的脸就咬了上去,等到家康惊呼出“痛!”时他的下唇已经多了一道鲜明的血痕。
  “还是……”
  三成不禁为元就预言之精准感到震惊,手一抖就放开了家康饱经蹂躏的脑袋,满脸茫然的不知所措。
  “唉……三成你好热情哦。”
  家康苦笑着搂住三成,一手抚摩自己受伤的下唇。明天肯定要被政宗那群混蛋们取笑了。也罢,伤痕是男人的勋章嘛。倒是现在——
  “蛋糕掉了哦。”
  “啊!”
  在刚刚的闹剧中谁也顾不上的那个比奶糖还要可怜的蛋糕,正连盒子一起倒在地上,虽然还能吃,但是奶油已经惨不忍睹了。

  “草莓你吃。”
  捡起蛋糕后自觉理亏的三成坚决要把那颗竟然还完好的草莓让给家康吃。家康也没推辞,只是要求三成用手拿着喂他,并且细细舔掉了喂食的时候三成手指上沾着的奶油。
  真是变态。
  这之后他竟然还厚颜无耻地问三成,“惊喜呢?”
  看着家康促狭的笑容,三成又暗骂了一句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今天就让你一直牵着手好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喽?”
  家康微笑着牵起了三成的手,走上回家的那条小路。零落的灯光将他们相互依偎的身影拉得几倍长,却如实描画了他们食指相扣的模样。

  fin
PR
【2011/01/20 19:09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豪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ホーム | 爱由心起>>
有り難いご意見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虎カム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