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8.1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2019.0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12/15 22:44 】 |
马克 数码绘画师相对等级

数码绘画师相对等级【转】
来源: 穆。的日志

数码绘画师相对等级

右代宫魔理沙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画师等级评定,个人感觉写的很好很客观,所以转上来。

数码绘图画师相对等级
这篇文章是关于一个数码绘图画师在ACG方面绘图能力的评估,其范围包括漫画,插画,游戏CG等,文章内容大多为本人一己之见,仅供参考。
下面我们将一个画师的能力分为10个等级,LV1为最低,LV10为最高
其中,LV1-3为入门级,LV4-6为进阶级,LV7-8为精通级,LV9-10为大师级
按照目前在PIXIV上画师的比例估算,入门级大约占画师总数的50%;进阶级的约占45%;精通级的约占4.99%;大师级的约占0.01%
下面为各个等级的具体判定
LV1
基本要求:购买了数位板,可以使用至少一款绘图软件。
特征:美术基础较差,无法准确表现出所画事物,有时甚至自己也看不出自己在画什么,即使看的出也多是以临摹为主。
代表群体:购入了数位板却缺乏美术基础的人群
LV2
基本要求:购买了数位板,可以较为熟悉地使用至少一款绘图软件。
特征:可以大概描绘出自己所想的图像,但线条粗糙或者生硬,可以给图画进行简单的上色,但无法把握明暗关系。
代表群体:刚购入了数位板不久,平时有过绘图练习的人群
LV3
基本要求:在LV2的基础上,能够熟练使用至少一款绘图软件,会使用一些简单的功能来辅助作画,如图层,滤镜等
特征:可以较为准确地描绘出自己所想的图像,能够处理基本的明暗关系,领域之外的人看到其作品会作出“画的不错嘛”的评价。这个等级 的画师大多使用赛璐璐风格,平时有一定的练习时间,有一定的素材积累并且有一定的产量。
代表群体:购入数位板一段时间,对数码绘图有一定了解,有一定美术基础的人群。
LV4
基本要求:在LV3的基础上,能够有兴趣开发至少一款绘图软件的一些更加高级的功能,如图层的混合方式,区域选择方式,笔刷设置等。
特征:可以准确地描绘出自己所想的图像,但多以平面为主,有一定的美术基础。画面上那些让人看着会觉得奇怪的部分开始逐渐消失,可以 较为熟练地运用色彩。这个等级的画师逐渐开始深入数码绘领域,开始向各个插画论坛投稿,如插画中国,PIXIV,deviantart等,同时打开画 师间的交流渠道,让自己的小圈子中的朋友熟悉你的画。
代表群体:从事数码绘图一段时间,有一定美术基础,逐渐开始不再临摹,对绘图有一定兴趣与耐性并且不断练习的人。
LV5
基本要求:同LV4
特征:与LV4不同的是,LV5的人可以逐渐通过色彩的转化表现出画面的立体感,使明暗过渡自然,画面协调。可能有的人会说:“这个我早就 能做到了。”好吧,我想说的是当你真正达到LV5的时候再看看当你说出这句话时候的作品,你就会发现当时自己的话多么可笑。LV5的画师通 常(注意通常二字,排除少数人)熟悉至少一个插画论坛,硬盘中有较多的素材积累,大脑中也有一定量的素材积累,开始模仿尝试模仿一些 知名画师的风格。自己的小圈子中的朋友开始觉得你画的还不错。这个等级的画师通常对未来充满信心,为画得更好而努力修行。
代表群体:有较为不错的美术基础,一边研究美术一边研究软件,对绘图有兴趣和耐性,将绘画视为生活的一部分,正在修行进阶中的人。
LV6
基本要求:在LV4,5的基础上,更好地运用数码绘图软件的一些高级功能,运用数码手段提高作画效率,逐渐开始形成自己的画风。
特征:这个等级是画师的转型期,同时也是一个比较痛苦的等级(有的人在LV5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些LV6的纠结症状),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很 多画师都在这个等级上纠结了很长时间而无法获得新的进展,这个等级的画师不断收集各种素材,走在路上就会观察周边,脑中有大量的素材 积累,同时也能较准确地还原出数个熟悉画师的画风,小圈子内的朋友会觉得你已经画的很好了。LV6的画师通常会研究一些比较有名的作品, 有时甚至会盯着一副作品看一天,推敲研究一副作品中的作画手段并加以尝试。LV6的画师的口头禅是:“我很弱”“我很废柴”等,但那并不 是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是废柴,而是一种对现状的不满足和对进化的渴望。
代表群体:有较为不错的美术基础,在小圈子内具有较高名望,开始进行一些同人活动,渴望更强的人群。
LV7
基本要求:在LV6的基础之上,软件方面所开发出的功能已经基本可以满足一些复杂的作画需要,除了别人提供的教程之外自己会独立创新一些 作画方式,画风愈加清晰。
特征:作品画面漂亮利落,有自己的风格,LV7的画师可以自主地表现出一些透视,使得画面具有一定纵深感。可以把握画面的整体感觉,将画 面疏密感处理得当。此时领域外的人群已经会对你的画交口称赞:“专业。”领域内你也会拥有一定量的FANS。虽然你总觉得自己画的还不够好 ,但总有人把你称作“老师”。在各个插画论坛上,作品时不时地可以上榜或被放在首页。
代表群体:有相当不错的美术天赋,作品丰富,在圈子中小有名气,热爱绘图,绘图已经成为生命一部分的人群。
LV8
基本要求:在LV7的基础上,已经可以完全运用自己所独立开发出的一部分功能绘制出独立的画风,精通数个软件,擅于在软件方面取长补短。
特征:对软件的熟悉使得作画效率大幅提升,因此能够能够更加多的进行作品绘制,作品质量优秀,能够在同人展等场合吸引住众人挑剔的目 光,即使比起那些精细的商业插画也毫不逊色。在同人界中拥有较高名望,被很多人称为“老师”。LV8的画师通常拥有较高的艺术天赋,他们 可以轻松表现出各种所想到的透视,明暗,疏密。作品具有较高的可看性和收藏价值。
代表群体:拥有较高艺术天赋,甚至是从专业美术学校毕业的,拥有高超技术的画师群体。
LV9
基本要求:在LV8的基础上,画风获得人们的普遍认同和喜爱。画面具有很强的表现力,使人过目不忘。
特征:大师级的水准,漂亮的画风已然不是问题,这个等级的画师开始追求的是那些作品所想要表达的理念和感情,作品一旦在插画论坛中发 布点击量必然三天内攀升至前五,名字为很多人甚至是圈外的人所知。这个等级的画师通常(再次排除少数人)是作为职业插画家投入同人领 域,他们的作品存在于数以万计的PC硬盘中。
代表群体:拥有很高艺术造诣,作品美轮美奂,能够通过画将自己的情感传达出去的灵魂工匠。
LV10
这个等级是在LV9之上的,画师中的神。他们已经跳出了艺术本身,他们是真正的大师,他们用内心中深邃的情感和一流技术创作出的作品能够 使观众沉醉于幻想世界中,他们拥有独一无二的画风,将自己的艺术理念完全地传达出来。无论在过去还是将来,他们的名字和作品都是我们 记忆中不朽的存在。
可能你在较低相对等级的时候已经具有了一些较高等级画师的特征,这是一个好现象。我想说的是,无论你正处在哪个等级,请永远不要忘记 :“我们,一直在用爱描绘。”


这篇文章来自:
右代宫魔理沙
PR
【2011/05/17 19:58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豪円】心的位置
【豪円】心的位置

*豪円前提豪円
*毕业礼捏造有。bug有。OOC有。



第二颗纽扣是心的位置。这个说法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广泛地流传开来的呢?明明就算拿到了那颗纽扣也不见得会像告白之树下的告白那样两情相悦,却还是有无数的女孩子为了那颗小小的纽扣前赴后继。

“哇啊……真难办呐。”
円堂守虽然听从了朋友们的劝告早早地打算从学校后门溜走,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一群女孩子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埋伏在了后门,把他堵了个正着。
“円堂同学/前辈,请给我们纽扣!”
“就算你们这么说也……”
一件制服也没几个纽扣,就算全拆了也不够分的。
更何况最重要的“第二颗”的位置,空空如也。
可就算这样也有女孩子不甘心地,问着“不会是前辈你自己把纽扣藏起来了吧?”然而她很快就被说着“怎么会呢”的女孩子推开,她们继续讨要着纽扣、签名等东西,想要留做纪念。

“……女孩子好可怕哦。”
好不容易脱身,円堂一身的衣物都已杂乱不堪,书包的边缘更是胡乱塞满了写着女孩们的电子邮箱的纸条。
“要发短信哦!”
简直就是狂热的追星族。
“哈……要是当初找壁山帮忙……”
后悔没进一步听从朋友们劝告的円堂苦笑了一下,“嘛,总而言之……自由啦!”
他像每一次社团活动时间的第一时间向操场冲刺那样,向着某一个地方跑去。

河边的空地空旷的很,小学尚未放学,同期的毕业生要不就是已经脱身神清气爽/疲惫不堪地回了家要不就还在学校被各种事情拖着,因此那里只有一个人。
“豪炎寺——!”
円堂一边跑一边挥手,远远地看着豪炎寺好整以暇等他的样子还真有点羡慕,等跑进了才发现豪炎寺竟然比他还狼狈——至少衣服是,一颗纽扣也不见了。
“啊,豪炎寺你没事吧?”
他差一点就要笑出来。
“没事。”
据豪炎寺本人说他是直接把纽扣全扯了丢给那群如狼似虎的女生的,电子邮箱的交换则是以德国收不到日本的信号为由一律回绝,如此的干脆利落,让无数少女心碎了一地的同时也让円堂又羡慕“真好啊”又苦恼“这样对人家不太好吧”地吱哇了好久。
“啊对了豪炎寺德国真的收不到日本的信号?!”
这个消息可吓了他一跳,捧着手机咬着嘴唇,表情苦得连头发都没了元气。
“手机是不行,电脑可以啊,况且我到德国换了手机第一个就把号码告诉你。”
豪炎寺无奈地揉乱他的头发,“我早就跟你说过不用担心的吧?你——”
伴随着円堂一声哎哟有什么闪亮的硬梆梆的东西从他的发带间掉下来,一时两人都呆了,就保持着那么个豪炎寺手搭在円堂头顶円堂发带歪着的姿势站着。
“呃……纽扣?”
还是豪炎寺先弯下腰去捡起的纽扣,小小的一粒,印着雷门的闪电图案。
“怎么会从你头上掉下来?”
“啊!这、这、这……”
円堂难得有点慌张,“这”了几声之后脸居然还微微地红起来,“给你的……”
“……第二颗?”
豪炎寺很快意会过来,大笑着更用力地揉起了円堂的脑袋。
“喂!豪炎寺你给我住手!”
怎么能光任人蹂躏呢?円堂也按着豪炎寺的脑袋就想依样画葫芦。

“円堂你还真想得出把纽扣藏发带里……”
终于笑完了把头发也理整齐,豪炎寺说起这颗纽扣还是难掩笑意。
“我这不是怕被女孩子抢走嘛!你都不知道她们有多可怕!”
円堂明显很不服气,又指指豪炎寺袒胸露乳的架势,“你还不是一颗都没有了。”
“我吗……”
豪炎寺把円堂的纽扣放进衣服的口袋,又从裤袋里拿出一件东西丢过去。
“给你。”
“诶?”
円堂接在手里,小小的纽扣闪着光。
“咦?!!!!”
雷门的纽扣,无误。
“你不是、你不是……”
円堂拿着它翻来覆去地研究,甚至对着太阳看,就差没用牙咬了。
“我有说全给了吗?”
豪炎寺倒是笑得开心,“我告诉她们了。因为我有喜欢的人,第二颗纽扣不能给。”
“唔……她们接受了?”
“不然呢。”
“嘿。”
円堂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把纽扣也装进了衣服的口袋里。
“走豪炎寺我请你吃冰!”
“……啊?”
“吃冰!”
“先回家换衣服!”
被豪炎寺锤了一拳以后円堂才清醒过来,啊啊,也是哦,换衣服。
于是他哒哒哒跑开几步,乘豪炎寺还没追上来,满脸笑容地转身大喊。
“豪炎寺我也最喜欢你啦!除了足球第一喜欢!”
“喊、喊什么呢,笨蛋!”
话音未落,两个人的脸都比赛般地红起来,紧接着,笑容绽开。

fin
【2011/04/28 22:27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8059】遇见


在一个城市里,每天、每天都有很多很多的人在行走着。
他们或许每天走过相同的路,却有着不同的工作,彼此也素不相识。
能和一个人认识十年以上的概率有多少呢?

山本武曾经想过要是狱寺不做黑手党而是和他一起成为了普通的国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会是怎样的情况。
在高中里他还会打棒球吧,大学也是,毕业以后说不定还能拼一拼职业球员资格,就算不能做,他也可以继承家里的寿司店——这个样子好像也挺不错的嘛——
话说回来,狱寺呢?……哎,光是这样想着,他的眼前就好像出现了狱寺皱眉叼着烟的模样,这样可不行啊、抽烟会缩减寿命,皱眉会提前衰老、那么漂亮的手指不去弹琴而用在打架上真的好吗?啊啊,仿佛又看见他卷入斗殴事件的情景了……
又及,虽然狱寺的成绩没问题,可是他会去读大学吗?读的话又能在同一所大学吗?读不同的大学的话,还能保持联络吗?
这样苦逼地想着想着,就算是被下属们在背地里称作“只要看到笑脸就一天都能拥有好运”的传说中的守护者大人山本武也不禁违背了可爱的下属们的期望,叹起气来。
“山本?你蹲在角落里干嘛?”
恰好路过的正是狱寺隼人本人。
“狱寺……”山本武抬头满面菜色,“你好像很久没叫过我笨蛋了?”
“……你是M吗。”

狱寺是来通知他下周一起回日本公干的,山本听到这个消息几乎立即就跳起来:“什么,里包恩批准我们私奔?”
想当然的于是乎,山本武下巴上的青紫和灼伤就算到了日本再回到意大利也没有消失。
其实日本的行程很宽松,甚至都可以算上公款旅游,他们不仅替无法离开意大利的纲吉拜访了退隐之后就到处渡蜜月的父母,替云雀回了一趟他牵挂于心的母校,还跑了一趟东京大学。

这是山本武的强硬要求。

“算了,反正这里的空气是你这种笨蛋从来也不可能呼吸到的。”
狱寺似乎很烦躁地这么说。虽然他任由山本拖着他在诺大的东大校园里到处跑,却也还是觉得无聊了,看着周围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大学生们他鬼使神差地摸向口袋,才想起来在一次护卫行动中因为他的烟头差点酿成大错后他就戒了烟。
口袋里只有一块包装幼稚得可笑的水果糖,似乎还是哪次山本武那家伙顺手帮个小朋友救了猫所获得的报酬。
“啧。”聊胜于无。
狱寺这样想着剥开糖纸,把糖丢进嘴里,过甜的味道让他又皱了眉,刚好山本武这时候傻笑着回头,看到他纠结的眉间,就伸过一根指头用力地抚平了。
“你干嘛?”
狱寺吃惊得嘴里的糖都要掉出来——要是叼的是烟的话,说不准早就掉了吧。
山本替他合上了嘴,又笑嘻嘻地用手指戳他的眉间,“你这么老是皱眉老得比我快怎么办?”
“……你才老!谁都没你显老啊你这个少年白!!”
狱寺用三秒时间反应过来锤了他第一拳,又用两秒锤了他第二拳还踢了一脚。
对此山本武照单全收,一张蠢兮兮的笑脸简直像在嘲笑狱寺没有力气一般。
“山本武——!!”
就在狱寺打算干脆把面前这个蠢男人打昏然后扒掉鞋子把他的袜子和领带打死结的时候,山本突然问了他一个蠢问题。
“狱寺……要是你不是黑手党,你会在这里念大学吗?”
“哈?”
狱寺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皱眉、条件反射地说“你傻啊”,条件反射地鄙视地看着山本武这个人。
“如果我不是黑手党,我当然是在意大利吧!”
说完他自己又觉得有点不对,“我……我当然是一个黑手党!肯定是!如果我不是……、那十代目……”
看着他混乱的样子山本武很没良心地哈哈大笑,随即挨了恼羞成怒的一脚。
山本武一边捂着受伤严重的侧肋一边还继续傻笑,“狱寺,你是黑手党真好。”
“什么意思,讽刺?”
“因为我能遇见你啊。”

狱寺隼人常常听不懂山本武所说的话,他通常解释那是因为山本武的脑袋太蠢了,根本就不是和他一个次元的。
就像现在他也摆出了一副“你这笨蛋在说什么呐”的脸,表情混杂着轻蔑和不屑。
山本武那个蠢蛋还是笑着,却轻轻揽过他的肩。
“耳朵红啰。”

他便连面孔也一同绯红起来。

Fin
【2011/02/28 04:56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艾玛诺埃尔殿下的一见钟情

那是在月下平原一役,加尔加迪亚的皇长子艾玛诺埃尔隔着重重的铁甲与人群,在弥漫着鲜血气味的沙尘里,陷入了一生只有一次的恋情。

“父皇……我觉得我好像恋爱了。”
他捂着胸,就像受伤了一样紧皱着眉,事实上他是就连真正的受伤也不会喊一声痛的,因此贤帝加尔迪诺斯
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妙。
“对方是谁?”贤帝沉吟,可不要是敌国的将士才好,若是扎伊兰斯帝国的姑娘,说不定出去逛菜市场就找不到了;德雷加德的更糟,早就听闻德雷加德人的择偶条件一是要爱卢卡斯二世,二是要深爱卢卡斯二世……第十一还是要会烤曲奇饼,全国上下都是卢卡斯二世的脑残粉。

“是……德雷加德帝国的卢卡斯二世。”

贤帝的心就像打水的水桶一样上上下下,这到底好还是不好呢?他思索了整整一夜,连头上的铠甲都白了一圈。
“皇儿,我支持你。”
他最终这样说。

于是艾玛诺埃尔意气风发地踏上了求亲的征途,终于得以在德雷加德王的御座前面见了他心仪的卢卡斯二世陛下。
“远方而来的客人……您似乎不怎么好?”
那是当然,且不说艾玛诺埃尔一行的目标,就拿他侵略者、敌国皇长子的身份,没被德雷加德的人民用曲奇砸死都是好的。艾玛诺埃尔所幸没有被砸死,但身上还是沾了一点儿的面糊。
“怎么能用曲奇砸人呢!曲奇可是我国的象征啊!”
用烤完曲奇剩下的废面粉兑水泼他们的德雷加德大妈如是说——没有人来得及模仿她这一行为可实在是太好了。
“尊敬的卢卡斯二世陛下,今日我们是来求亲的。”
即使头上沾着极其破坏形象的面糊也不能改变艾玛诺埃尔皇长子的翩翩风度,他先是行了个骑士礼,然后娓娓道来。
“卢卡斯二世陛下,请您,嫁给我吧。”

艾玛诺埃尔对卢卡斯二世一见钟情,而他的随从里也没有军师那样的人物,所以事实上他们作为外国人,并不清楚卢卡斯二世陛下是个怎样的人。
世上疯传他是个铁血残酷的年轻人——当然,没有点手段怎么可能在严酷的继任之争中胜出?传说他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天生的贵气,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全德雷加德人民的心——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据可靠情报指出,如果卢卡斯二世陛下陨落了,德雷加德国将不战而败,然而刺杀卢卡斯二斯又是最难的,他身边的死士之多,反应之快,战力之强,使得敌方连一滴鸟屎都攻不进去。

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此时对着艾玛诺埃尔会说些什么呢?

他笑了。
是的,他笑了。
单手支着侧脸,嘴角有着明显的弧度,眼睛如同最上等的红矿石一样闪耀着光辉,连大殿另一头的侍女都双手捧胸,看得脸红心跳。
“您打算用什么来交换我的同意呢?”
艾玛诺埃尔一愣,随即陷入了狂喜之中,他和贤帝推算了卢卡斯二世种种可能的反应,就是没想过会这么容易过关。
他急忙说出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只要你嫁给我,我们两国就亲如一家,永结同心,万年好合,别说与扎伊兰斯帝国战争的胜利,就算拿下整个世界,也是指日可待!”
“不。”卢卡斯二世仍旧笑着,眼神里却多了一丝丝嘲讽,“我对统一大陆什么的可没有兴趣,更何况您好像忘了,是贵国先侵犯我国领土,挑起这场战争的?”
“所以说只要您愿意嫁给我,那份领土当然会双手奉还。”
“您还是搞错了,归还是必然的,就算您不愿归还……也请不要把我国的武力当做摆设。”
“我……”
“这样吧。”卢卡斯二世宛如诱惑人类签订灵魂契约的恶魔,“如果我们结婚,我当王,我们两国就亲如一家,永结同心,万年好合……否则免谈。”
“这……”

艾玛诺埃尔心神一凛,急忙回国请示父皇。
“答应他!”贤帝大手一挥,“就算他来当王又怎样,臣子还是我国的臣子,人民还是我国的人民,只要他嫁过来,他就只是一个傀儡王!”
“原来如此!!”艾玛诺埃尔惊叹于父皇的人生经验与智慧,答应了卢卡斯二世的要求。
虽然心底有莫名的隐隐的不安。

卢卡斯二世陛下盛大地嫁入了加尔加迪亚帝国,成为了君临加尔加迪亚-德雷加德联合王国的王。
隔天,加尔加迪亚-德雷加德联合王国的全国上下都成了卢卡斯二世陛下的脑残粉。

fin?

初恋多悲剧。
不要小瞧卢卡斯二世陛下的GEASS能力。
后来陛下开发了蓝罐曲奇,远销海外,大家都说包装精美,耐打防摔,当然了,是加尔加迪亚的罐嘛。

KUSO文,别认真(。
【2011/02/12 19:01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q^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豪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开头)
闪电町的雷门中有两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一个是传说中的闪电11人,另一个还是传说中的闪电11人。
(结尾)
  “我说,我们快点回去洗个澡吧。”
  豪炎寺已经去了国外镀金,洗澡的地点当然是好战友的家。
  “嗯,是啊是啊,然后吃零食!”
  想到那袋零食円堂守已迫不及待地想冲回家了。
  “你慢慢吃,”豪炎寺配合着円堂的动作大幅度摆手,因为他的孩子气止不住笑意,“然后,我们再谈我们不远的将来。”
  “什么将来?”
  “你这足球笨蛋,不是说好了一起住吗。”
(最喜欢的部分)
  “啊……满足满足!”
  走在回家路上,円堂监督一脸舒坦地伸着懒腰。虽然全身上下都略沾灰,心情却是大好。
  “怎么,我踢的球十个只接住四个,心情也这么好?”
  豪炎寺调侃他,一张酷脸上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嘿嘿,能和你踢球心情就是好!”
  円堂守笑得跟孩子似的,大型犬一般脸贴着脸蹭了除了裤腿几乎没沾灰的豪炎寺一脸脏,“待会我们一起洗脸洗手,看谁洗得快,谁先吃那根棒棒糖!”
  豪炎寺看着他负责抱着的那堆零食里特别突兀的一根大棒棒糖不由失笑,“你自己吃吧。”
  “不——行。”円堂守表情严肃,“我赢了我才吃,不然就给夕香。”
  “夕香也早过了爱吃棒棒糖的年龄啦。”
  “我才不管,比啦!”
  “……好。”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天易/云风】遇见你算我倒霉

(开头)
步天扯了扯勒得过紧的领带,又抹了把额前不断渗出的汗,刚巧班主任老师回头,笑着问他,“步老师你准备好了吗?”
他忙不迭地点头,脚下一晃就一头撞进了教室——霎时间,全班60只眼睛的目光通通钉在了他的身上,零零落落的交谈声也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在盯着他。连一根头发丝也不放过地盯着他。
(结尾)
他们手握着手,互相望着对方的眼睛,笑。
“遇见你,算我倒霉。”
(最喜欢的部分)
步天叹口气,拉过易风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易风挣了两下,没挣脱,也就随他去了。
“易风。”
“……在。”
“在一起吧。我是说以后。”
“哈啊?”
易风急速扭头,脖子扭得生疼。
“你吃错药了?”
说着他就要扒步天的衣服找药瓶。
“没啊……”步天苦笑着拍掉他的手。
“告白是你先的,宣誓就换我吧。”
“你这算宣誓哦。呵。哈哈。”
易风的语气充满鄙夷。
可偏偏对方是步天,木头一样的步天,牛脾气的步天,一认真就比谁都帅的步天。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这还不够吗?”
面对着他真心的笑容,易风简直要睁不开眼。
“……我、考、虑。”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易风终于很装B地说了回复。
步天知道这就是“我愿意”。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米英]Disappear!Ocean

(开头)
夏季的风拍击著脸,夹带著让人不快的炎热气团。
笼罩著北美大陆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已经降临,穿过整一个大陆的热气的电子信号有些不稳,使得通话的声音也沾染上了电波的味道。
真实的距离感,孤独地梗在两人之间。

(结尾)
亚瑟•柯克兰看似呻吟著捂住了脸,就连阿尔弗雷德•F•琼斯都没能从他的指缝中看见他微红的脸颊,还有悄悄向上勾起的嘴角。

(最喜欢的部分)
由於阿尔弗雷德锲而不舍的骚扰,隔天的早晨亚瑟就肿著一双眼踹开了他家的大门,手中的野餐篮砸向餐桌所产生的巨响丝毫不逊於昨夜/今日、总之就是好几个小时前他甩下电话话筒时给阿尔弗雷德带来的冲击。
因此阿尔弗雷德顶著一头乱发连眼镜都忘了带,手忙脚乱地从楼上的卧室里冲下来还差点因为被缠在身上的毯子绊倒脚而一脚踏空,仰面朝天地出现的时候,亚瑟也并没有显出太惊奇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喂混蛋,因为被你打来的电话吵醒之後就睡不著了,我起床做了满──满一篮司康饼,可以、请你、完全地、吃掉吗?”
……拒、拒绝可以吗?
答案显然是“NO”。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骸纲】 求婚的注意事项

(开头)
天气很好,阳光闪亮,凉风也是习习的。
梅雨季里难得的晴天使得大部分人心情很好,除了……某些人。
“彭哥列,请你和我结婚。”
“什什什什什……!”
因为过度的惊讶泽田纲吉的舌头好像被人打了死结。
“彭哥列,请你,和我结婚。”

(结尾)
“是说骸你一直在看的书是什麽呀?”
“是《求婚……哦呀封皮掉了。”
“……《驯服小动物的二十五法》?”

(最喜欢的部分)
“我真不明白,”他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踱步至少60次,“我真不明白,”他拉扯自己漂亮的长发即使他们已经变成一堆乱草,次数频繁到纲吉忍不住想要开口提醒他这样小心以後会秃头。
“我有钱有车有房有相貌,还有体面的工作,你到底不满意我哪点?”
这台词纲吉听著耳熟得很,仔细琢磨了才想起这是昨晚八点的狗血电视连续剧里那个男主角说过的台词。
“我不满的是我们都是男人──还有如果你是管黑手党叫体面的工作,别忘了我是你的老板。”
纲吉面无表情地整理文件,自以为回答得足够冷酷无懈可击。
“那又怎样,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男人。”
纲吉开始感到自己的天真有多麽的无可救药。
“我也是,在我心中,你一直是个变态。”

其实这篇我整个都很喜欢///v///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一时想不出哪篇文有写景(瘫
街上像快冒烟了一般的热,阳光照在路上反射回来,明晃晃白花花地一大片。【这种不算吧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kiss啊……哦……恩……
【独普】Merry night
嘴唇狠狠地相撞,接吻就像打架一样。两个人都睁着眼狠狠瞪着对方,却又同时在对方的眼里看出笑意来。
最后闭了眼,好好品尝。

【冲神】醋昆布骗子
就这麽两个人面对面坐了好久,醋昆布一直在神乐的鼻子前晃啊晃。
‘你最好快点决定,我可坚持不了太久。’
冲田的眼神这样告诉神乐。
‘你这个XXX混蛋!明明不喜欢还要买!’
神乐的眼神这样说。
“……”
突然眼前的醋昆布开始缩短长度,神乐一惊之下扑上去咬住了另一头。
“……痛!”
撞到了牙齿。
还真是一个没有情调的吻啊……

哇居然找到08年的冲神……(一脸血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骸纲】 求婚的注意事项

六道骸托著下巴翻看《求婚的二十五准则》,这本书自从他从彭哥列的图书馆里搜刮到手就一直奉为至宝。他一页一页仔细研读,手指按著他发红发热的脸颊,掌印清晰可辨。
为了提高向泽田纲吉求婚的成功率他去问了他能够问的所有人,不惜被抢扫射被拐子殴打被炸弹炸。
只有山本武够义气,虽然他说他没有求过婚,但是……
“其实,只要造成既定事实就好啦!”
山本武拍著他的肩膀说过这样的话。
哦哦!就是半夜潜入他房间给他偷偷戴上结婚戒指并且在他半梦半醒间让他在婚姻申请书上签名之类的吧?

罗马假日找不到……那就是这个啦w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骸纲]就让它成为过去

望著那一片铺天盖地的火光,泽田纲吉觉得眼里一阵酸疼,然後便感到有温热的水流沿著眼角的凹陷处流下来,源源不绝。
从国中相遇的那一天起就能感觉到的,骸的感觉消失了。
骸死了。

又一次从那噩梦里惊醒,纲吉瞪著天花板,眼里仿佛却还映著那一夜的火光。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虽然或许可能写过但是找不到。。。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骸纲] Happiness

“呐,泽田,你知道‘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结局吧?”
身後传来的浅野的声音,音色好像有一点点不同。
“两个人都死了……对吧?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我本来,也是想这样的。”
不是“这样想”,是“想这样”
在纲吉还没有弄清这两者的区别之前,略带暖意使人困倦的风吹起,席卷了他的意识。
“好困……?浅野,你说什麽……”
站不住了,身体变得沈重……
一双手臂轻松地将纲吉失去意识的身体抱紧。
“我啊,想通了。只要,彭哥列你幸福的话,什麽都,没有所谓……”
“……”
“‘假如这卑贱的手玷污了您的话……’”泪水混著亲吻落在唇边,“‘就以这个来偿还吧。’”

虽然应该不是最……但是复制下来的时候还真是有种想死的赶脚……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救命………………………………………………^q^
【2011/01/27 19:35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