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8.0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018.03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02/22 15:56 】 |
【8059】遇见


在一个城市里,每天、每天都有很多很多的人在行走着。
他们或许每天走过相同的路,却有着不同的工作,彼此也素不相识。
能和一个人认识十年以上的概率有多少呢?

山本武曾经想过要是狱寺不做黑手党而是和他一起成为了普通的国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会是怎样的情况。
在高中里他还会打棒球吧,大学也是,毕业以后说不定还能拼一拼职业球员资格,就算不能做,他也可以继承家里的寿司店——这个样子好像也挺不错的嘛——
话说回来,狱寺呢?……哎,光是这样想着,他的眼前就好像出现了狱寺皱眉叼着烟的模样,这样可不行啊、抽烟会缩减寿命,皱眉会提前衰老、那么漂亮的手指不去弹琴而用在打架上真的好吗?啊啊,仿佛又看见他卷入斗殴事件的情景了……
又及,虽然狱寺的成绩没问题,可是他会去读大学吗?读的话又能在同一所大学吗?读不同的大学的话,还能保持联络吗?
这样苦逼地想着想着,就算是被下属们在背地里称作“只要看到笑脸就一天都能拥有好运”的传说中的守护者大人山本武也不禁违背了可爱的下属们的期望,叹起气来。
“山本?你蹲在角落里干嘛?”
恰好路过的正是狱寺隼人本人。
“狱寺……”山本武抬头满面菜色,“你好像很久没叫过我笨蛋了?”
“……你是M吗。”

狱寺是来通知他下周一起回日本公干的,山本听到这个消息几乎立即就跳起来:“什么,里包恩批准我们私奔?”
想当然的于是乎,山本武下巴上的青紫和灼伤就算到了日本再回到意大利也没有消失。
其实日本的行程很宽松,甚至都可以算上公款旅游,他们不仅替无法离开意大利的纲吉拜访了退隐之后就到处渡蜜月的父母,替云雀回了一趟他牵挂于心的母校,还跑了一趟东京大学。

这是山本武的强硬要求。

“算了,反正这里的空气是你这种笨蛋从来也不可能呼吸到的。”
狱寺似乎很烦躁地这么说。虽然他任由山本拖着他在诺大的东大校园里到处跑,却也还是觉得无聊了,看着周围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大学生们他鬼使神差地摸向口袋,才想起来在一次护卫行动中因为他的烟头差点酿成大错后他就戒了烟。
口袋里只有一块包装幼稚得可笑的水果糖,似乎还是哪次山本武那家伙顺手帮个小朋友救了猫所获得的报酬。
“啧。”聊胜于无。
狱寺这样想着剥开糖纸,把糖丢进嘴里,过甜的味道让他又皱了眉,刚好山本武这时候傻笑着回头,看到他纠结的眉间,就伸过一根指头用力地抚平了。
“你干嘛?”
狱寺吃惊得嘴里的糖都要掉出来——要是叼的是烟的话,说不准早就掉了吧。
山本替他合上了嘴,又笑嘻嘻地用手指戳他的眉间,“你这么老是皱眉老得比我快怎么办?”
“……你才老!谁都没你显老啊你这个少年白!!”
狱寺用三秒时间反应过来锤了他第一拳,又用两秒锤了他第二拳还踢了一脚。
对此山本武照单全收,一张蠢兮兮的笑脸简直像在嘲笑狱寺没有力气一般。
“山本武——!!”
就在狱寺打算干脆把面前这个蠢男人打昏然后扒掉鞋子把他的袜子和领带打死结的时候,山本突然问了他一个蠢问题。
“狱寺……要是你不是黑手党,你会在这里念大学吗?”
“哈?”
狱寺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皱眉、条件反射地说“你傻啊”,条件反射地鄙视地看着山本武这个人。
“如果我不是黑手党,我当然是在意大利吧!”
说完他自己又觉得有点不对,“我……我当然是一个黑手党!肯定是!如果我不是……、那十代目……”
看着他混乱的样子山本武很没良心地哈哈大笑,随即挨了恼羞成怒的一脚。
山本武一边捂着受伤严重的侧肋一边还继续傻笑,“狱寺,你是黑手党真好。”
“什么意思,讽刺?”
“因为我能遇见你啊。”

狱寺隼人常常听不懂山本武所说的话,他通常解释那是因为山本武的脑袋太蠢了,根本就不是和他一个次元的。
就像现在他也摆出了一副“你这笨蛋在说什么呐”的脸,表情混杂着轻蔑和不屑。
山本武那个蠢蛋还是笑着,却轻轻揽过他的肩。
“耳朵红啰。”

他便连面孔也一同绯红起来。

Fin
PR
【2011/02/28 04:56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豪円】心的位置 | ホーム | 艾玛诺埃尔殿下的一见钟情>>
有り難いご意見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虎カム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