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8.0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018.03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02/22 15:57 】 |
【豪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豪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十几年后设定
*Bug多,OOC有,作者不自重
*务必慎之再慎
  

  闪电町的雷门中有两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一个是传说中的闪电11人,另一个还是传说中的闪电11人。
  
  “说起这当年的闪电11人啊,那可真是上刀山下油锅他们没有怕的!你想想,他们打完全国打外星人,外星人打完还打世界杯,你说这全宇宙他们都拿下了,区区世界杯又算个球啊?轻松!……”
  一帮子小鬼头不练习,在球场旁边就地搭了个台,竟然说起了北京大鼓书,没有鼓,说到兴起的时候就拍球,把那可怜的足球拍得“嘭嘭”作响。
  “——喂!”年轻的监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一声中气十足的“喂”可把这群孩子吓得一个个都跌在了地上。
  “不练习,做什么呢!”
  “……监督!”
  这群孩子看清了是他们监督,忙不迭地围住青年就抱起大腿,“嘿嘿监督我们正说您当年的英雄事迹呢,您拳打一队外星人脚踩一队外星人头上还顶着一队外星人,嘿嘿,嘿嘿,您就是那神话里的海格力斯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只要您守着球门,谁的球也别想进!……”
  瞧瞧,这都把他夸成神了,只差没捧上天去。
  淳朴的好青年抓抓套着十几年也不褪色的颜色鲜艳的不知道用哪家洗衣粉洗的橙色头巾,不好意思地笑了:“你们说的都哪跟哪啊,好啦,还不快练习去,练习!要练习才会变强哦!”
  “监督……円堂监督!”
  这群死孩子还在磨叽,洋洋洒洒列了篇千字文请求活生生的会走路会吃饭会打嗝的传说监督镇守球门,重现当年雄风,让他们这群后生小辈开开眼。
  “也不是不行啦……”円堂守听罢了他们的请求苦恼地挠脸,“可是你们想要学到东西的话,就必须踢出能够让我使上全力的射门来才行呀?”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练算了——”
  偷懒带队小队长的话音未落,另一名青年的声音已经从旁插入——“守。”
  虽然对方并不像他们监督一样天生有一副大嗓门,却也是天生有一副音域清澈而广阔的好嗓子的。
  “啊……”円堂监督扬起了亮度足有百八十千瓦的笑颜——“修也!”
  啧,又是一个活生生会行走的传说。

  在闪电町的雷门中,十几年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一对当年的闪电11人的好搭档,最强门将円堂守和最强前锋豪炎寺修也,天底下最坚固的盾与最锐利的矛。
  “玩儿脱了,”底下有人窃窃私语,“豪炎寺大人怎么又来找监督啊。”大人,草民冤哪!
  “我们上次给监督吃盐浸的柠檬的事……被他知道啦?”不该啊?
  “别开玩笑!他肯定还不知道,不然我们还有全尸么?那回监督不也是没生气,监督哪像会告密的人。”不像不像!
  “是哪我看,监督最多也就是说漏嘴。”这倒是。
  “我……我们这样真的大丈夫?”死亡Flag立起来啦。
  “大丈夫,萌大奶!大不了挂一回,20……20天后又是一条好汉!”目死哇。
  底下嗡嗡嗡的功夫,已经够上头这两位年长者把握手、对视,眉目传情——呃,暗通款曲的事儿做全。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是……”
  円堂监督激情挥手,台下观众有气无力,毕竟这台词他们已经听得太熟。
  “你们不是要看我示范吗,正好,豪炎寺说可以帮忙射门!”
  “是是……”
  “借此机会,你们就好好学学我和豪炎寺的必杀技吧!以后比赛一定用得着!”
  没人再应“是是是”,要是平常底下早就哀鸿遍野一个两个都上来抱监督大腿求开恩了,但台上有豪炎寺大神镇着的时候,哪个敢那么不开眼啊,通通把嘴缝了聆听监督教诲,心里头都哭成了泪人。
  “监督……我、我们怕学不会,要一遍遍地麻烦你们……”有胆儿大的颤巍巍地举手了,心里OS是“你们这些变态超人的绝活儿哪是咱一普通人学得起的呀!”
  可惜他们监督该迟钝不该迟钝的时候都特别的迟钝,当下就嘿嘿一笑,“没关系的,我和豪炎寺不嫌烦,你们也好好练,只要练习了就一定会有回报!”
  那苦孩子还想说什么,円堂监督身边的豪炎寺只是眼神儿那么一扫。哎哟。底下立马齐刷刷地,“有请监督和豪炎寺先生示范!”
  喊得倍儿精神。
  ……惟有泪千行。

  “啊……满足满足!”
  走在回家路上,円堂监督一脸舒坦地伸着懒腰。虽然全身上下都略沾灰,心情却是大好。
  “怎么,我踢的球十个只接住四个,心情也这么好?”
  豪炎寺调侃他,一张酷脸上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嘿嘿,能和你踢球心情就是好!”
  円堂守笑得跟孩子似的,大型犬一般脸贴着脸蹭了除了裤腿几乎没沾灰的豪炎寺一脸脏,“待会我们一起洗脸洗手,看谁洗得快,谁先吃那根棒棒糖!”
  豪炎寺看着他负责抱着的那堆零食里特别突兀的一根大棒棒糖不由失笑,“你自己吃吧。”
  “不——行。”円堂守表情严肃,“我赢了我才吃,不然就给夕香。”
  “夕香也早过了爱吃棒棒糖的年龄啦。”
  “我才不管,比啦!”
  “……好。”
  为了避免耳朵继续受到大嗓门的荼毒豪炎寺明智地答应了这场小学生等级的比试,听着円堂那仿佛还是少年一般的嗓音,他禁不住想要微笑,单手抱着那个装满廉价零食的纸袋,将另一只手轻轻放在了円堂头上。

  大学毕业那年,円堂拒绝了一切职业球队邀请和国外留洋的机会,简直要回母校雷门中做一个小小的足球队监督,兼任体育老师。
  大家,甚至雷门中理事长雷门夏未都拿诧异的眼神看着他,苦苦劝他,生怕埋没了他这棵良材。但是豪炎寺却知道,他只是想弥补当年爷爷未能达成的那个遗憾。
  最后夏未小姐还是收了他这个麻烦,并勒令他带领队伍拿到FOOTBALL FRONTIER的冠军就滚出国深造去。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才(间接)造成了学生们的不思上进?嘛,还是让我们觉得円堂的超人填鸭式训练法才是主因好了。
  豪炎寺自然是出国镀金去了,像他这种超级天才哪个俱乐部不抢着要啊?可他愣是没在一个俱乐部待得超过三个月的——每个月都要回日本日本国家队替补席的吊车尾都觉得他还是干脆加入日本国家队好了,可他说没有円堂那样厉害的门将他是不会加入的。
潜台词你懂。
  得,円堂啊你的学生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全国冠军啊?

  “修也你这次又回来多久?”打闹完了円堂他们也还是会谈谈正事的,好歹当年一个是门将一个是前锋啊不对一个是队长一个是王牌。
  “一个礼拜吧……”
  豪炎寺掐指一算,恩,不把教练逼哭的情况下一个礼拜差不多了,更何况十几年前円堂就说他“你一直都很迟”了,Don’t mind!Don’t mind!
  ……要是教练知道他是这么想的,估计早哭了。
  “啊~一个礼拜啊。”
  円堂双手抱头走着,也不管自己的手还没洗呢。
  “要不要去泡温泉?”
  “我没意见。”
  嗯嗯,很好,那就这么定了。两个人都点头表示满意。
  至于学校那边……豪炎寺修也一回来円堂守监督/老师肯定要请假出去度蜜月……噗不是,修炼!的事谁不知道啊?就连理事长都只能默认,谁还折腾,腿了!
  “6月有空吗?世界杯我能搞到现场票。”话题不知怎的又跳到了6月的世界杯,两人似乎都忘记了日本国家队教练们的泪眼汪汪打算当个纯观众。
  “当然!”円堂守激动得手握拳,“非去不可!对了修也我们要不要买呜呜祖啦啊?”这熊孩子还挺会玩。
  “只要你乐意。”豪炎寺修也又笑了,他这笑容灿烂得非把那些以为他是绝世酷哥的女FANS吓昏不可,然而更可怕的还是他的手,一手抱着大袋零食,另一手正和円堂守交握。
  或许有人会说他们可是十几年的交情了握个手怎么了?每场球开场前队长还要握手呢——那染冈龙吾和吹雪士郎也可以面不改色地告诉谁谁谁他们只是多年的好战友只不过经常会走错房睡一张床了。
  握个手怎么了,不就是十指相扣两颊微漾是时不时相视一笑吗?
  “我说,我们快点回去洗个澡吧。”
  豪炎寺已经去了国外镀金,洗澡的地点当然是好战友的家。
  “嗯,是啊是啊,然后吃零食!”
  想到那袋零食円堂守已迫不及待地想冲回家了。
  “你慢慢吃,”豪炎寺配合着円堂的动作大幅度摆手,因为他的孩子气止不住笑意,“然后,我们再谈我们不远的将来。”
  “什么将来?”
  “你这足球笨蛋,不是说好了一起住吗。”

  fin

p.s
  因为“足球笨蛋”被基友吐槽了解释一下,是“太喜欢足球了啊”“真是的”“也多看看我吧”的意味哟(。
PR
【2011/01/25 15:23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q^ | ホーム | 【家三】夜路>>
有り難いご意見
無題
呜呜好治愈!
有下文么……?总觉得下文很重要啊比如温泉温泉啊温泉啊温泉啊之类(够
你看完TV快去看舞台剧!我看了之后豪炎寺爱大膨胀了呜呜呜!
【2011/01/25 15:56】| | 云夜星 #56012e5e1b [ 編集 ]


無題
舞台剧好大下不下来TAT而且TV版我才看到60集呢……
【2011/01/27 19:55】| | ff7111 #99ccb3175b [ 編集 ]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虎カム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