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2018.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2018.12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8/11/15 00:13 】 |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q^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豪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开头)
闪电町的雷门中有两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一个是传说中的闪电11人,另一个还是传说中的闪电11人。
(结尾)
  “我说,我们快点回去洗个澡吧。”
  豪炎寺已经去了国外镀金,洗澡的地点当然是好战友的家。
  “嗯,是啊是啊,然后吃零食!”
  想到那袋零食円堂守已迫不及待地想冲回家了。
  “你慢慢吃,”豪炎寺配合着円堂的动作大幅度摆手,因为他的孩子气止不住笑意,“然后,我们再谈我们不远的将来。”
  “什么将来?”
  “你这足球笨蛋,不是说好了一起住吗。”
(最喜欢的部分)
  “啊……满足满足!”
  走在回家路上,円堂监督一脸舒坦地伸着懒腰。虽然全身上下都略沾灰,心情却是大好。
  “怎么,我踢的球十个只接住四个,心情也这么好?”
  豪炎寺调侃他,一张酷脸上眼角眉梢都带着笑。
  “嘿嘿,能和你踢球心情就是好!”
  円堂守笑得跟孩子似的,大型犬一般脸贴着脸蹭了除了裤腿几乎没沾灰的豪炎寺一脸脏,“待会我们一起洗脸洗手,看谁洗得快,谁先吃那根棒棒糖!”
  豪炎寺看着他负责抱着的那堆零食里特别突兀的一根大棒棒糖不由失笑,“你自己吃吧。”
  “不——行。”円堂守表情严肃,“我赢了我才吃,不然就给夕香。”
  “夕香也早过了爱吃棒棒糖的年龄啦。”
  “我才不管,比啦!”
  “……好。”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天易/云风】遇见你算我倒霉

(开头)
步天扯了扯勒得过紧的领带,又抹了把额前不断渗出的汗,刚巧班主任老师回头,笑着问他,“步老师你准备好了吗?”
他忙不迭地点头,脚下一晃就一头撞进了教室——霎时间,全班60只眼睛的目光通通钉在了他的身上,零零落落的交谈声也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在盯着他。连一根头发丝也不放过地盯着他。
(结尾)
他们手握着手,互相望着对方的眼睛,笑。
“遇见你,算我倒霉。”
(最喜欢的部分)
步天叹口气,拉过易风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易风挣了两下,没挣脱,也就随他去了。
“易风。”
“……在。”
“在一起吧。我是说以后。”
“哈啊?”
易风急速扭头,脖子扭得生疼。
“你吃错药了?”
说着他就要扒步天的衣服找药瓶。
“没啊……”步天苦笑着拍掉他的手。
“告白是你先的,宣誓就换我吧。”
“你这算宣誓哦。呵。哈哈。”
易风的语气充满鄙夷。
可偏偏对方是步天,木头一样的步天,牛脾气的步天,一认真就比谁都帅的步天。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这还不够吗?”
面对着他真心的笑容,易风简直要睁不开眼。
“……我、考、虑。”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易风终于很装B地说了回复。
步天知道这就是“我愿意”。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米英]Disappear!Ocean

(开头)
夏季的风拍击著脸,夹带著让人不快的炎热气团。
笼罩著北美大陆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已经降临,穿过整一个大陆的热气的电子信号有些不稳,使得通话的声音也沾染上了电波的味道。
真实的距离感,孤独地梗在两人之间。

(结尾)
亚瑟•柯克兰看似呻吟著捂住了脸,就连阿尔弗雷德•F•琼斯都没能从他的指缝中看见他微红的脸颊,还有悄悄向上勾起的嘴角。

(最喜欢的部分)
由於阿尔弗雷德锲而不舍的骚扰,隔天的早晨亚瑟就肿著一双眼踹开了他家的大门,手中的野餐篮砸向餐桌所产生的巨响丝毫不逊於昨夜/今日、总之就是好几个小时前他甩下电话话筒时给阿尔弗雷德带来的冲击。
因此阿尔弗雷德顶著一头乱发连眼镜都忘了带,手忙脚乱地从楼上的卧室里冲下来还差点因为被缠在身上的毯子绊倒脚而一脚踏空,仰面朝天地出现的时候,亚瑟也并没有显出太惊奇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喂混蛋,因为被你打来的电话吵醒之後就睡不著了,我起床做了满──满一篮司康饼,可以、请你、完全地、吃掉吗?”
……拒、拒绝可以吗?
答案显然是“NO”。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骸纲】 求婚的注意事项

(开头)
天气很好,阳光闪亮,凉风也是习习的。
梅雨季里难得的晴天使得大部分人心情很好,除了……某些人。
“彭哥列,请你和我结婚。”
“什什什什什……!”
因为过度的惊讶泽田纲吉的舌头好像被人打了死结。
“彭哥列,请你,和我结婚。”

(结尾)
“是说骸你一直在看的书是什麽呀?”
“是《求婚……哦呀封皮掉了。”
“……《驯服小动物的二十五法》?”

(最喜欢的部分)
“我真不明白,”他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踱步至少60次,“我真不明白,”他拉扯自己漂亮的长发即使他们已经变成一堆乱草,次数频繁到纲吉忍不住想要开口提醒他这样小心以後会秃头。
“我有钱有车有房有相貌,还有体面的工作,你到底不满意我哪点?”
这台词纲吉听著耳熟得很,仔细琢磨了才想起这是昨晚八点的狗血电视连续剧里那个男主角说过的台词。
“我不满的是我们都是男人──还有如果你是管黑手党叫体面的工作,别忘了我是你的老板。”
纲吉面无表情地整理文件,自以为回答得足够冷酷无懈可击。
“那又怎样,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男人。”
纲吉开始感到自己的天真有多麽的无可救药。
“我也是,在我心中,你一直是个变态。”

其实这篇我整个都很喜欢///v///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一时想不出哪篇文有写景(瘫
街上像快冒烟了一般的热,阳光照在路上反射回来,明晃晃白花花地一大片。【这种不算吧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kiss啊……哦……恩……
【独普】Merry night
嘴唇狠狠地相撞,接吻就像打架一样。两个人都睁着眼狠狠瞪着对方,却又同时在对方的眼里看出笑意来。
最后闭了眼,好好品尝。

【冲神】醋昆布骗子
就这麽两个人面对面坐了好久,醋昆布一直在神乐的鼻子前晃啊晃。
‘你最好快点决定,我可坚持不了太久。’
冲田的眼神这样告诉神乐。
‘你这个XXX混蛋!明明不喜欢还要买!’
神乐的眼神这样说。
“……”
突然眼前的醋昆布开始缩短长度,神乐一惊之下扑上去咬住了另一头。
“……痛!”
撞到了牙齿。
还真是一个没有情调的吻啊……

哇居然找到08年的冲神……(一脸血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骸纲】 求婚的注意事项

六道骸托著下巴翻看《求婚的二十五准则》,这本书自从他从彭哥列的图书馆里搜刮到手就一直奉为至宝。他一页一页仔细研读,手指按著他发红发热的脸颊,掌印清晰可辨。
为了提高向泽田纲吉求婚的成功率他去问了他能够问的所有人,不惜被抢扫射被拐子殴打被炸弹炸。
只有山本武够义气,虽然他说他没有求过婚,但是……
“其实,只要造成既定事实就好啦!”
山本武拍著他的肩膀说过这样的话。
哦哦!就是半夜潜入他房间给他偷偷戴上结婚戒指并且在他半梦半醒间让他在婚姻申请书上签名之类的吧?

罗马假日找不到……那就是这个啦w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骸纲]就让它成为过去

望著那一片铺天盖地的火光,泽田纲吉觉得眼里一阵酸疼,然後便感到有温热的水流沿著眼角的凹陷处流下来,源源不绝。
从国中相遇的那一天起就能感觉到的,骸的感觉消失了。
骸死了。

又一次从那噩梦里惊醒,纲吉瞪著天花板,眼里仿佛却还映著那一夜的火光。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虽然或许可能写过但是找不到。。。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骸纲] Happiness

“呐,泽田,你知道‘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结局吧?”
身後传来的浅野的声音,音色好像有一点点不同。
“两个人都死了……对吧?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我本来,也是想这样的。”
不是“这样想”,是“想这样”
在纲吉还没有弄清这两者的区别之前,略带暖意使人困倦的风吹起,席卷了他的意识。
“好困……?浅野,你说什麽……”
站不住了,身体变得沈重……
一双手臂轻松地将纲吉失去意识的身体抱紧。
“我啊,想通了。只要,彭哥列你幸福的话,什麽都,没有所谓……”
“……”
“‘假如这卑贱的手玷污了您的话……’”泪水混著亲吻落在唇边,“‘就以这个来偿还吧。’”

虽然应该不是最……但是复制下来的时候还真是有种想死的赶脚……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救命………………………………………………^q^
PR
【2011/01/27 19:35 】 | 未選択 | 有り難いご意見(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艾玛诺埃尔殿下的一见钟情 | ホーム | 【豪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有り難いご意見
貴重なご意見の投稿














虎カム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前ページ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